082_a2076

   收下阳乃送予的花,七实坐到石凳上,阳乃亦是没走,同样坐下,就着昨天的事情聊了起来。

   从阳乃这得知,那个麻子老人果然凄惨了,将手伸向了那么多大佬的孩子,活该他胆肥,据说已经内定了死刑,这毕竟是关乎于神秘,不好公之于众,怕引起恐慌跟舆论,再发展到不可控制的水准,那就乐子大了。

   听说有几位暴脾气的父亲得知事情的始末,差点没气死,是忍不住专门动用关系去到监牢,胖揍了麻子老人一顿,不是别人拦着,还真有可能打死,连阳乃都想揍麻子老人,何况是那些本就脾气暴的人。

   听七实说的什么龙珠不见,疑似有人在楼倒塌的那段空隙,趁机偷走,阳乃打包票,说她回去就拜托人去查监控,要么没线索,一旦有任何的蛛丝马迹,立刻告知。

   谈话是否会冷场,又是否会尴尬,看阳乃的意思,阳乃若不愿意,不喜欢,你就是再会说,再善交谈,那对话也很难进行下去,反之,能让阳乃甘心乐意,那么,就是你闭口不言,那股氛围也不会冷却,现况正是如此,大部分是阳乃在说,七实偶尔插上一两句,说说笑笑。

   “对了,之前中断的那个!”七实想起之前阳乃避讳不谈的话题,用破绽百出的理由,打断琴吹紬可能道出的话。

   “还记得吗?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?”阳乃打趣,忽然抬起右手一把拍在左胳膊上,啪,蚊子;“外面的蚊子就是多,还只咬我?啧!”

   七实的身边一米内空无一蚊,眼力好的能看到,蚊子在靠近七实一段距离后,会仿佛触电,见鬼般的逃离,总共就两个大活人在这,不能吸七实的血,那只能是吸阳乃的了。

   动物,昆虫,有着比人类要发达的多的对危险感知,特别是危急生命的东西,七实的血和肉对任何存在,正常生命而言,都相当于是致命物,深入细胞,骨髓的病魔一亿已经侵占了七实的身体内外,所有的一切。

   活的不耐烦了,可以试着喝一滴七实的血,那样,保管是在短时间内承受着巨大痛苦,然后无解的死去,毙命,当然,连巨龙和凶狠魔兽都无法伤到七实一点,也就别指望区区的蚊子可以透过皮肤,吸到七实的血。

   忍耐不住,受不了蚊虫的叮咬,阳乃当先起身离开,不能待在一个地方太久,得动起来,七实跟上,察觉到七实的走路速度很慢,阳乃刻意的放缓。

   “你也见过我妹妹了,觉得她怎么样?”

   清纯女神邱苡瑄性感香肩诱人美胸写真图片

   “恩?”

   “漂亮,美丽,如同洋娃娃,出色的外貌,优秀的学习成绩,从上到下,从头到脚,找不出缺点,这样的她,理所当然会受到同是女生又不如她的孩子排挤,嫉妒,就我所知的,没有单纯只为她着想的朋友。”

   “追求完美所导致的就是孤僻,性格方面,不确定是天生的还是后期养成的?让人很难接近吧?高中之前始终是如此,直到高中时才发生了改变。”

   “她遇到了两个人,比企谷和由比滨,真是两个奇怪的人呢,没有因为我妹妹的完美而疏远她,到了大学后还在一起!”

   七实默默的听,再和春物里的内容对照,大致上差不多,侍奉部,雪之下的高中生活,与比企谷,由比滨之间的关系,以阳乃的视角,她所看,所听,所知的,缓缓道来。

   转折点,分歧点是在升入大学时发生,雪之下脱离了家,可以说是离家出走,原因竟是她妈和阳乃追的太紧,逼的太重,一度要强迫雪之下出国留学,为的是彻底断开和比企谷,由比滨的联系,这下是炸开锅了。

   “说实话,当时是惊到我了!没想到雪乃会那么强硬,不惜离家出走也要继续维持着侍奉部,维持着她们三个的关系!不去理会其中有多少是她自己的意思,那到底也是她所下的决定,我很欣慰!恩!”

   “那就这样了?你妈妈她不反对了吗?”

   “怎么可能!”阳乃失声笑了;“一直都乖乖听话,按照她所预定的路线在走的女儿,忽然不听话了,还离家出走,妈妈怎么会罢手?以妈妈的影响力和态度,要做出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怀疑!光是我知晓的打算就有,支配比企谷,由比滨的家庭,迫使其搬迁出国,限制雪乃的行踪,给各个渠道施压,断绝雪乃一切收入来源,让她连捡垃圾都没地方卖!这样,在外面生活不下去,雪乃唯一的路就只有回家,继续遵从妈妈设好的路去走!”

   “这么绝的吗?”七实咋舌。

   “绝?不,妈妈这是对雪乃好,站在她的立场来说,的确是这样没错!”阳乃抬起头,仰望星空,眼眸变的迷离;“雪乃她太天真了,还没长大的雏鸟,连飞都不会,就妄想独自生活!”

   “那,你妹妹她现在是独立了出去?自己赚钱生活,是?”

   “我跟妈妈做了个约定,以我无条件的听话为条件,给予雪乃一定程度上的自由。”

   “哎?”七实。

   “几个月前,听妈妈的话,我订婚了,在我毕业后正式结婚。”

   “!?”七实,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去。

   “等一下!这算什么?让你妹妹可以追求她想要的,你就不管自己了?”太过震惊,七实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。

   “比起我们俩一样的下场,让雪乃可以追求她自己的愿望,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!多方面都趋近于完美的姐姐,尚未成熟,还有许多不足的妹妹!雪乃的叛逆还属于妈妈勉强能接受的范畴,我再跟着叛逆,到时候两个都逃不了!”

   “不不不!事情不是这么说的吧,哪有这样的?只有自己喜欢才是真的喜欢,妈妈能做主决定吗?这太过了啊!”

   “所以,你明白我为什么不想让雪乃知道了吧?”没有接七实的话,阳乃如此道。

   “明白?我明白什么啊明白!我不明白!”

   “额,你怎么这么激动?我订婚结婚,没什么是关系到你的吧?你?”阳乃费解,甚感莫名其妙。

   “我激动?”七实错愕,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在跺脚,还有牙痒痒,平复下情绪,七实冷静下来,仔细的想了想;“你···喜欢那个人?是自愿嫁的吗?”

   “事到如今,说这些做什么?慢慢会喜欢上的,大概?”阳乃不确定的语气。

   闻言,七实当即就把手里的花还给阳乃,在阳乃意外加糊涂的注视下;“我反悔了!你的大人情,这束花根本就还不上!我,要你凭着自己的真实心意,去决定你的未来!”

   气氛一瞬间凝固。

   “七实,别说玩笑话了!”阳乃勉强笑笑,重新把花推给七实。

   “我没开玩笑!雪之下阳乃的大人情是很珍贵的!你自己也说过,无论是什么,只要是你能办到的事情,统统照办!我再说一遍,不牺牲你自己!不逆来顺受,你自己决定你的未来!”

   阳乃脸上的笑容不在,表情很是僵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