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24_a2080

♂? ,,

其实江梓晴来到罪恶深渊已经大半年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她只记得自己进入了祭龙台,然后又进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接受传承。

她费劲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完成了藏界于兵,并且将修为磨炼到了九阶法则之主,然后她就突然出现在一片深山中。

之后的两个月,她想找个人问问这是什么地方,可足足两个月的时间,一个人也没见到,甚至连动物都没见到。

她倒是不饿,有功力支撑,她也不会疲惫,只是两个月后,她无意中遭遇了一群劫匪,好不容易见到人了,本想问问这是什么地方。

结果劫匪就看中了她的美貌,意图对她不轨,她就和劫匪战斗,却发现打不过人家,要不是有超神器战甲,肉身也达到了超神器强度,再加上完成了藏界于兵,可以藏身到兵器里边,驾驭着兵器抛离。

她可能就遭遇不测了。

可是那群劫匪好像太喜欢她了,一直追杀她,这都追杀了半年了,还不放弃。

这半年来,江梓晴发现了一件让她绝望的事,罪恶深渊没有灵气,她战斗所消耗的功力,根本得不到补充。

半年的时间,她的功力已经所剩无几了,在这么下去,她会失去功力,失去反抗能力,被那些色眯眯的劫匪抓住……

“钱龙在哪?涵涵,雪姐,多多,们都在哪?”

江梓晴一边狂奔,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,而她的身后不远处,则跟着五个更疲惫的人。

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

这五个人也是无语了,他们不眠不休的追了江梓晴半年了,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有20个人,这一路上惨死了15个。

死的那15个不是江梓晴杀的,而是邪祟杀的。

这5个人简直无力吐槽了,恶魔深渊的人,一到晚上就不敢出门,可江梓晴愣是晚上也赶路啊,好家伙,不眠不休的逃。

说来也奇怪,一到了晚上,邪祟向来是见到活物就攻击,可偏偏看到江梓晴就不敢靠近,仿佛江梓晴是邪祟的克星似的。

劫匪们为了追上江梓晴,也冒险晚上追赶,结果他们就惨了,死了15个,剩下这5个是比较命大的,紧跟在江梓晴百米之内,邪祟竟然不敢靠近他们。

不过追杀了半年,他们也快累惨了,江梓晴可以不吃不喝,他们不行啊,这半年,他们好几天都吃不上一顿饭,就算吃,也是追赶的时候,路上随便弄点没有毒的树皮啊野菜什么的。

这5个人也是邪脾气,本来他们也追够了,可一想到要是放弃,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?于是他们只能继续追……

“大哥,天马上就要黑了,我们现在距离那个女人一百米开外,一旦邪祟出来,会攻击我们的。”一个劫匪说道。

“加快速度,争取和那个女人保持一百米以内的距离。”老大说道。

5个人强忍住疲惫和饥饿,咬着牙加快了一丢丢速度,不过这点速度,也让他们进入了一百米安范围内。

天渐渐地黑了,就在夜幕降临的前一刻,前边逃跑的江梓晴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“老大,她停下了,我看她是累坏了,我们要不要趁着现在过去玩死她?”劫匪说道。

老大沉吟片刻。“不行,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一旦她死了,我们必然会被邪祟杀死,既然她不跑了,我们也停下来休息一夜。”

“老大英明!”

其实江梓晴不是不跑了,而是跑不动了,她的功力已经消耗一空,肉身也疲惫不堪,已经无力再逃跑。

江梓晴本已绝望,可见到那五个劫匪竟然停在了八十米外的地方,一愣,看样子那五个人也到了极限了。

江梓晴眼睛凌厉了起来,自己必须想办法恢复一些功力,否则天亮后必然会死在那五个人手中。

可这个世界没有灵气,怎么补充功力?

看着旁边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,江梓晴突然心想,如果没有灵气,这个世界的植物怎么长的这么茂盛?

既然有空气,植物又这么茂盛,那就一定有能量,只是这个世界的能量不是灵气而已。

不管了,强行吸收试试。

江梓晴豁出去了,盘膝做好,默运《圣心诀》。

这套功法是她在祭龙台中得到的,很适合她的性格和体质,属于很纯净的佛系功法。

随着圣心诀运转,江梓晴周围的花草树木突然摇曳了起来,释放出一点一点的白光,这些白光很柔和,却很亲昵的进入江梓晴的体内。

夜幕终于落下,邪祟从地底冒出,铺天盖地的围在江梓晴周围百米之外,一个个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江梓晴,却不敢靠近。

“这是什么能量?”

江梓晴突然睁开眼睛,摊开右手,掌心出现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白色光球,光球就像是灯泡似的,一刹那,照亮了方圆五百米之内,如同白昼。

“嗷嗷嗷……”

被白光笼罩住的那些邪祟,突然痛苦的嚎叫了起来,却仿佛被白光定住了身体,无法移动分毫。

而没有被白光笼罩的邪祟,惊恐的逃散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五个劫匪震惊道。

“不知道啊,那个女孩在修炼什么邪功,竟然让邪祟那么痛苦。”

“老大,我们好像招惹了不该惹的厉害人物了。”

“要不我们逃跑?”

“跑麻辣隔壁啊,大晚上的逃跑,活腻歪了?”

江梓晴也很震惊,来到这个世界后,她就一直好奇晚上出现的这些鬼是什么东西,可邪祟不攻击她,她也没空研究。

可现在她的圣心诀吸收的奇怪白光,竟然克制那些邪祟。

嗯,尝试着攻击那些邪祟试试!

江梓晴突然玩心大起,屈指一弹,一点白光射向一个邪祟。

嘭!

白光击中了邪祟,邪祟突然痛苦的咆哮起来,仅仅瞬间就恢复正常了,可邪祟血色的眼睛,此刻却变成了绿色。“嗯?”在邪祟眼睛变成绿色后,江梓晴突然感觉自己干枯的小世界里突然出现了一股庞大的能量,她损失的功力,瞬间就得到了补充,而且爆喝了。

Tags: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