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0_a2090

说完,玄袍男子也不给寒月乔争辩的机会,就已经驾着青云消失在了半空中。只留下那道欣长伟岸的背残影和还未平息的卷云依旧在天空汹涌。

寒月乔的心情也挺汹涌,气的。

望着那已经不见人影的天空,她只能咬牙切齿,狠狠跺脚。

你不是还要回来找你的七彩麒麟吗?

你不是说我这里是地狱吗?

我就要把你的麒麟养的白白胖胖的,让你看看到底谁那里才是地狱!

寒月乔在心中暗暗发誓。

完了一回头,就看见七彩麒麟趴在地上,焉了吧唧的,就像霜打了的茄子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寒月乔走了过去,想去摸一摸七彩麒麟的腿,下意识的想给它把把脉。

手还没有摸到七彩麒麟的腿上,七彩麒麟就真的如玄袍男子所说的,哗啦啦的开始拉稀,臭气熏天!

寒月乔再次一脸黑线!

梦幻粉红少女心美眉唯美超清写真集

可恶啊,真的被那个家伙说中了,看来回去还是得找一些适合它吃的东西。

记得永乐宝库里说,这家伙平日里吃的东西都是一些奇珍异兽,山珍海味,养起来估计要她不少银子呢!

寒月乔想到这里,就越发地恨的牙痒痒。

它主人弄废了她的人,还留下了一个吃货来吃穷她,真是太狠了!

别等我看见你,下次看见你,一定跟你没完!

“寒姑娘,我看王钦差可能快不行了,我们赶紧把他送回去吧!”尹旭然急得满头大汗。

寒月乔看了看王钦差的咽喉和胸膛,就甩了甩手。

“放心吧,死不了!我们带着麒麟,走回去!”

“啊?”

尹旭然已经满头大汗

可是寒月乔说的话向来是说一不二,尹旭然也不敢忤逆。只好和李管家一起,用几根麻绳,竹竿制成了简易的担架,抬着恹恹一息的王钦差往回走。

由于伤势不轻,若是在往衙门大牢里面送,可能当晚就要翘辫子了。尹旭然只好先把人送回他家里。

寒月乔知道尹旭然当官不久,年纪轻轻的,也势单力薄。就陪着他一起把王钦差送回了王府。

当王钦差府中的女眷子嗣们看见了王钦差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直接就哭的哭闹的闹,在院子里就炸开了。

“老爷,老爷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李管家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管家,你怎么也这么狼狈?是被人打劫了吗?”

“其有此理啊,是何人如此大胆,竟然敢殴打朝廷命官!我们一定要上报朝廷,将此事追究到底!”

“”

面对王府上上下下的喧嚣叫闹,尹旭然的头都快炸开了,一句话也插不上。原本也是灰头土脸的尹旭然,此刻再被那些红了眼的妇人们拉拉扯扯,就更加显得狼狈不堪了。

一直没有被关注的寒月乔,在这时候悠悠的走到了人群中,清了清嗓子。

“咳咳!”

清丽的声音虽然不大,却中气十足,竟然奇迹般的将那些泼妇一样的女人们给怔了一下,暂时的安静了下来。

他们齐齐转过头来,十几双眼睛盯着寒月乔,充满了敌意。

“你又是谁?跟我们家大人受伤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就是!哪里来的野丫头?我们这里在问清事实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

“对,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!”

“”

王府的男男女女开始轰赶寒月乔。

一直默不作声的李管家,终于忍不住,带着哭腔地指着寒月乔控诉。

“夫人,少爷,小姐们,就是她!她严讯逼供老爷,才把老爷弄成这个样子的!”

“哗!”

王钦差的家人来不及愤怒,只是惊诧地看着寒月乔。不敢相信,这样的俏丽娇小的女子,可以做出这么骇人的事情。

“你这个蛇蝎妇人,我要你偿命!”王夫人伸出长满了长指甲的十指,朝着寒月乔抓来。

只是,还没等那妇人靠近寒月乔三步之内,在王府门口等着的七彩麒麟就“嗷嗷”地怒吼着冲了进来,挡在了寒月乔的身前。

哗啦啦

火焰球不要钱一样的吐,火星,烈焰在王府的大院里肆虐,吓的王府的人是抱头鼠窜,尖叫不断!

“哎呀,哎呀!救命啊”

“着火了,快救火啊!”

“那边那边,老爷身上着火了,快,快先扑灭老爷身上的火,老爷动弹不了,会被烧死的!”

“”

看着这乱成一锅粥的场景,寒月乔耸了耸肩,事不关己地回身。轻抚着七彩麒麟的脑袋。

“你呀,没枉费我给你吃的那三根胡萝卜。”

“”

寒月乔一提胡萝卜,那七彩麒麟就是一颤,似乎已经拉肚拉怕了,不敢再随意乱吃了。

与此同时,尹旭然已经快哭了。

他只是想送王钦差回复治病的,怎么搞的像来拆迁烧屋的?这个寒姑娘,实在是太恐怖了,走到哪里,哪里就鸡犬不宁啊!

“还站在里发呆干什么?等着他们忙完了,来揍你啊?”寒月乔伸手捅了捅尹旭然的胳膊。

“啊?”

“放心吧,我说过了,天大的锅我来背,只管放心回去就是了。”寒月乔神秘而自信地朝尹旭然挑眉一笑,就先一步离开了闹哄哄的王府。

今日遇到的事情太多,耽误了不少时间,都没有去成菩提山找秘籍。

唯一的收获,就是这头七彩麒麟兽。

总的来说,寒月乔还是挺满意的。

牵着她的七彩麒麟兽,寒月乔徒步走回了寒王府。沿途多少惊诧羡慕的目光不说,光是上来打听的,想买走七彩麒麟兽的就有十几个。

好不容易来到了寒王府门口,门口的侍卫都直接瞎懵了。

麒麟啊!

还是七种颜色的七彩麒麟,是麒麟兽中等级最高,资质最上等的。不仅十分罕见,还价值连城啊!

门口的侍卫从来没有如此激动,几乎是跑着回去禀告。不一会儿,寒王府的院子里就来了一堆人围着七彩麒麟兽。

吼吼吼吼!

七彩麒麟兽除了寒月乔,谁都不喜欢,直接一仰头,又吐出了一颗大火球。

寒月乔都来不及去阻止。

这可是她的家,烧成王府那样还得了?

Tags: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