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74_a2090

这批浅浅的脚印看起来虽然也是小孩子的脚印,但是寒月乔分得清楚,压根不是小飞飞的脚印。因为小飞飞的鞋子都是她亲自买的,每一双鞋子的底下都会加印上一只小鸟。

这些脚印平整,根本不是小飞飞的脚印。

太乙门里还有小孩?

而且这些小孩的脚印看起来还十分新,似乎是才走没有多久的脚印。

寒月乔好奇,是谁天还没亮就来了后山?这小孩又会不会看过小飞飞?

带着这个疑问,寒月乔顺着这些新鲜的脚印走了下去。

越走越偏僻,越走越多荆棘,阴风越来越大。

一不小心绊了一跤,寒月乔手中的火折子就掉到了泥坑里。望着黑漆漆的四下,寒月乔的眉头紧皱了起来。

“救命啊救命啊”一道轻微的呼喊声传来。

寒月乔听见了,却没立刻走过去。

有了之前狗蛋之死的前车之鉴,寒月乔这次再也不敢贸然前行。她硬是在原地仔细听了半晌,才分辨出这道轻微的声音并不是在自己身前的哪个地方,而是在自己身后。

发现这一点之后,寒月乔的脊背顿时蹿过一抹凉意。

姿容清秀16岁房内女孩清晨写真

黑白分明的眸子缓缓朝后方看去,余光瞥见了一抹黑幽幽的影子,这个影子的高度,差不多与自己平齐。那抹影子的身后,再无其他人。

寒月乔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,润了润自己干咳的嗓子。

“你在哪里呀!我看不见你,怎么救你呀!”

“你往前走,我就在前面的那个泥坑里呀”微弱的声音,可怜兮兮的央求着寒月乔。

寒月乔不觉得这声音可怜,听着反倒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。可她的脸上还是强装着镇定,点了点头就开始照着那声音说的地方迈步。

身后那道黑幽幽的影子也如影随形一般的跟在寒月乔的身后,似乎一心想着寒月乔中他的圈套,走去那个沼泽之中。

他又怎么会知道,在寒月乔火折子掉了之前,寒月乔已经看清楚了前面的路,也记住了前面的路。

哪个地方是沼泽,哪个地方是山涧,她都记得一清二楚。

她跨出去一步,避开了沼泽,站到了一个安的地方。

“你在哪里呀?怎么还没有看见你?”寒月乔故意问。

“你再走两步!”那道细小的声音里已经透着一丝厌烦。

寒月乔则是忍着笑,又跨出去两步,避开了一个坑洞,再次站定。

“还是没有看见你呀?”

“你、你在走出去三步,刚刚是夜里太黑,我看错了距离。”微弱的声音里已经透着一丝恨意。

寒月乔也忍不住露出笑意,听话的跨出去了三步,又鬼使神差的避开了山涧

这下,连寒月乔都可以感觉到,身后的那道黑影已经怒不可遏了。

就是这个时候!

寒月乔猛地一个闪身,整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,突然窜到了一旁的大树上去。

原本站在寒月乔身后的那道黑影,硬生生地扑了个空,直接摔到了那个山涧里。

只是,这个人的身手矫捷,竟然在摔下去之前,大力地抓住了山涧处的一颗小树。顽强地挂在了那颗小树上,没有掉下去。

这个时候,寒月乔才又拿出了一个火折子,照向了底下。

这一看,就让寒月乔气不打一处来。

她原本以为是魔鲲又幻化了小飞飞的样子来骗自己,没想到,这个人竟然是王英琪。

寒月乔猴坐在树杈上,悠闲地晃着双脚,俯视着在山涧口艰难地抓着小树的王英琪。

“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还想暗害我?”

“寒月乔!你早知道是我,刚刚是故意耍我的?”王英琪怒发冲冠地吼着。

要不是她现在正趴在那摇摇欲坠的小树上,差点就要冲上来和她拼命。

寒月乔还不疾不徐地笑着反问:“难道不是你先故意耍我?”

“我怎么故意耍你了?”

“你以为我看不出来,是你拿了双小孩的鞋子,故意在山道上留下脚印,等蹲守到我来了之后,就尾随在我的身后,再用百里传音的方法喊救命,诓骗我去陷阱里送命?”

寒月乔不紧不慢地说着,手中还顺道从身旁的树杈上揪了一根长长的藤条下来,玩一般地晃悠着手中的藤条。

藤条的长度已经足够在王英琪的眼前晃悠了。

王英琪因为被寒月乔说中了阴谋,脸上满是讪讪,整个人也顿时萎靡下去了三分。软下语气,央求起寒月乔。

“是我一时鬼迷心窍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要怪罪我啊,就放过我这一回吧!我原本设计那陷阱,也只是了为了防止叛徒弟子上山来搜寻我灭口”

“是吗?难道你不是知道了太乙门弟子已经清理了叛徒,我很快就会上山找小飞飞,所以才故意去弄来的小孩子鞋子吗?”

寒月乔说到这里,眼神骤然一冷。手中晃来晃去的藤条便狠狠一用力,照着王英琪的背就抽了过去。

“啪!”

“哎哟!痛死我了,快住手啊”王英琪痛苦地大喊,可是身子还是不敢乱动。

她生怕动一下就让那山涧里撑出来的小树苗断裂,那她就要跟着这颗小树苗一起掉到山涧底下,摔成肉泥了。

如此,让寒月乔连瞄准都省了,只要照着那么一大坨肉,使劲抽就是了。

“啪啪啪啪!啪啪啪啪!”

“啊啊啊啊住手啊,饶命啊!你想怎么样啊!我们可以商量啊,啊啊啊啊”

王英琪惨叫连连,到后面已经是痛哭流涕。

眼看着那小树苗就快要在王英琪一颤一颤的抽泣下折断了,寒月乔才停下了手。

她低头看着底下的王英琪,幽幽地道:“呐,刚刚你想谋害我的帐,我已经跟你算清楚了,现在我还要去找我的小飞飞,没有功夫跟你继续玩了,至于你是生是死,就看天意如何了。”

王英琪一听,差点直接昏过去。

她都被抽的半死不活了,还留在这马上就要断了的小树苗上,怎么可能还活的下去啊?

Tags: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