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41_a2066

叶子皓回到正院,大家都回去歇午觉了,没人知道他带回了一箱子钱。

叶青凰带着小吉祥歇午觉刚醒来,正在喂小吉祥,看到他抱个箱子回来,也是诧异。

“两百四十八万五千五百两!”

叶子皓走到床边将箱子搁在脚榻上,又走去把门窗栓了,这才走回来,笑眯眯地解释了原由。

“我的天!没想到你三天就赚回这么多钱!可惜不是咱们家自己的……”叶青凰听得惊讶又感慨,最后还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咱们家也有八千两,一百两金换来八千两银,可以了,咱知足哈。”

叶子皓笑着解释,又摸出一只钱袋子,里边是八张千两银票,便往叶青凰手中塞。

“不是……这里边没有吗?”

叶青凰看了眼钱袋,又看向正被叶子皓搬到床边打开的箱子,一脸茫然。

这百两金换到八千两?都能给他们家?

“凰儿,把臭小子抱起来喂,我们来数数钱啊。”

叶子皓见叶青凰腾不出手,又把钱袋子塞到枕下,再把她扶起来,拿了两个靠枕垫在身后。

吹着海风的阳光美女

他打开箱子,看了看那一叠叠的银票,哈哈一笑,便数了起来。

周先生是连箱子一起给他的,他们互相信任,自然不会再开箱数一遍,但回到家里,他还是可以数一下过过瘾吧。

在外端着青天架子,回来在媳妇儿面前,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男人啊。

叶青凰也开心地看着他数钱,好多万两银票,暗叹这府城大户真是有钱。

有钱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些人舍得拿这么多钱出来响应城守大人的活动呀,这份魄力、大气,可真不是盖的。

叶子皓数了好一会儿,才将各数目都数完,重新放好,便把换到金锭子的那几人说了一遍,却感慨地叹了口气。

“没想到杨明达还是换了个金锭子回去,听周先生说,他是第一个换到的,也是他这一争,就把金锭子的价给提起来了,后面的人想要就只能越出越高。”

“他除了想帮你一把,也是铁了心想要换到一个了,毕竟他家有两个孩子读书,道理上也说得过去,不会让人觉得只是为了帮你。”

叶青凰听了便道。

若只是商家,来争着出钱的意图就太明显。

“王首富可是换到两个,也是拼了。”叶子皓又是呵呵一笑,突然挑了下眉,“那个叫陈月华的,听周先生说是个姑娘,也是敢争。”

“她家没大人来么?”叶青凰听了诧异。

“有,之前捐款比王首富还多一万两,就是他们家,只不过没想到今天来的却不是家主,而是姑娘……”

叶子皓突然拧眉想了想,又是呵呵一笑,目光便带了几分嘲笑。

“听说问起了我为何没有自己来主持兑换事宜,看来攀交的目的很明显。”

“怕是不止明显,还有想踩着王家上位的意思呢。”叶青凰听了也是嗤笑一声,目光灿然地看着叶子皓。

“希望这姑娘不是正好如花似玉、青春正好,越过城守夫人去结交城守,也太瞧不起人了。”

“管她呢,若是被我逮着把柄,大牢里呆着,想出来就拿钱做善事去,王家前车之鉴,有例可循。”

叶子皓撇嘴道,并不以为意。

“皓哥,你最好找个机会,将捐款的、拍卖的、换金锭子的,所有人都查一遍,看看他们的家世背景,是否朝里有人。”

“咱不结交对方,但要知些底细的好,可别大意了。”叶青凰却是忧心地提醒叶子皓。

小心才使得万年船,如何他不论人气还是作为,都在风头上。

就算他放话出去说后台是皇上,但皇上又是否会给他撑腰,这个可是没有答案的。

再说皇上面前多的是红人、宠臣、贵族,到时谁来说上一句话,都抵得上他一百句。

听了她的提醒,叶子皓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。

仕途无小事,任何事都可能会绊倒他,伤到他的家人。

他们又说了会儿之后的事情,叶子皓就把银箱放到屋角的衣箱里再锁上,回来又拿出钱袋数那八千两。

叶青凰现在已知这八千两是零头,也光明正大归了他们自家所有,自是欢喜不已。

北苍首富哥哥给的一万两,她没办法拿出来用,因为没法解释钱从何来。

但这八千两,却是可以公开用的了。

“皓哥,有了这钱,咱们可以把城东南二街上那家铺子盘下来,我记得是……三千八百两!”

叶青凰想起当时中人拿来的铺子资源,大总管也说符合他们的有四家。

只不过当时她拿得出来的钱只有四千两多点,又希望起步生意多些优势,就挑了最贵的那家,以四千两成交。

现在有了八千两,再盘一间还是可以的。

“嗯,再盘一间做什么生意呢?我到觉得可以再压一压,因为人手还不够。”叶子皓却思索着,提出问题。

叶青凰愣了愣。

是呀,现在他们人手不够,可用的也就是陈飞和赵沐扬、赵沐秋,而他们在八珍阁弄好之后,又要商量着进货了。

叶重信是打算等小吉祥周岁后再回靖阳的。

但周子康不能一直呆在这里,他家虎子还那么小,家里粮行也要管,来不来府城开粮行他也要回去和他爹娘商量。

而叶青柏已经急着回去带家人过来府城赚钱了,因而,现在他们等的是将铺子都收整好,到时来了直接可用。

但这个月底应该都会出发回去了。

陈飞他们进货,就会等小吉祥生辰之后,带着叶重信一起回去。

因而,他们的八珍阁现在也是缺人手的,再开一铺,只会分散人手,而且叶子皓问盘下来做什么生意,也问倒了叶青凰。

不是没生意做,而是能做的太多了。

有了明珠阁和云来酒楼,绣庄和酒楼是没必要开的,八珍阁也相当于杂货铺,所以杂货铺也不用开了。

做茶楼是叶青凰一早就想过的事,因为茶楼里卖茶点、甜品都很方便,又没有酒楼事儿多。

但现在她其实还抽不开身做新的糕点出来,大哥来后能做那几样,他们要增加生意就只能增加别的糕点。

Tags: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