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88_a2072

   黑珍珠要过去柳智慧的那工业园区看看工地,叫上了我,我陪着她去了。..cop> 一路上,黑珍珠都没有和我说什么话,只是叫我一会儿问问柳智慧,想让柳智慧多拿出五百多个平方的地,想要做成一个小型的一个商场门口的停车场,因为那块地地处位置比较重要,处于工业园区大门的正门侧面,柳智慧工业园区的有关负责人不愿意让我们珍珠集团用来做停车场,说是正大门,形象重要。

   于是,黑珍珠派我去跟柳智慧聊聊,让她跟她们有关负责人说一下,说服柳智慧给我们那块地。

   除此之外,黑珍珠没有和我再聊其他话题。

   她一路上看着窗外。

   我也没有说什么话。

   我们现在两人之间的相处,有点尴尬。

   车子到了工业园区。

   黑珍珠去我们珍珠集团的房地产开发建筑工地去视察了。

   我则是直接找了柳智慧,之前黑珍珠已经和她联系过了,她就在她办公室。

   我上去她办公室,让人带上去的,现在这里的安保,经历了上次在园区和林斌交手之后,严格了很多。

   见到了柳智慧。

   跟这些顶级智慧的美女打交道,心很累啊。

   纯白纱衣女郎清纯至极

   特别是和贺芷灵,黑珍珠,程澄澄。

   但是和柳智慧就不一样了,反正我想什么她基本都知道,我在她面前无所谓伪装,无所谓假装,想什么就说什么,这倒是舒服了,不累了。

   我自己去倒茶喝了,然后和柳智慧说了我们珍珠集团黑珍珠想要让我来求她的事。

   她说好。

   简单利落,干脆至极。

   我问道:“你工业园里面的事,难道你都不管?”

   她说道:“有人帮我管,我只管拿钱就行,我为什么要管?”

   我说道:“说的这倒也是,那你这样子做甩手掌柜,还挺闲的。..co

   我想到了程澄澄,程澄澄也是一个甩手掌柜,她所做的庞大的生意分支,都是手下人自己在做,她什么都不涉足都不插足,任由手下怎么做,她只拿钱就是。

   混到这地步的,对我来说,已经是最顶级的成功了。

   我坐着,喝着茶,对柳智慧道:“以前以为你真会一直独来独往下去,没想到,你也走了这一步。”

   她也说过了,她走这一步,也是逼不得已。

   她并不是个喜欢抛头露面的人,她是个安静的宅女,是一个女学霸,她喜欢静静的呆在家里的书房中,浸泡在浩瀚的书海中,或是弹弹钢琴,种种花这样子。

   如果不是担心自己太容易遭到敌人追杀,她不会搞这么大一个工业园,一个公司来做。

   毕竟,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子,要杀她,随便一个成年男人就够了。

   柳智慧坐在了我面前,说道:“谈恋爱了?”

   她又在分析我。

   她从我脸上,看到了我内心的兴奋。

   这种兴奋,是我升职,得到金钱都所代替不了的兴奋,因为眼睛里泛着的爱情和**的光,她很容易能捕捉我的这些神情。

   我点了点头。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你们的爱,会很脆弱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吧,不瞒你说,我们的爱就是很脆弱,因为我本身是对感情朝三暮四的人,她对感情是不敢付出的人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你们是同一类人,不敢对感情付出,你们都被伤过,所以不愿意付出太多,生怕付出太多收不回,伤得更深。依我看,你们的感情很难走下去。”

   这女的怎么那么厉害?

   我是被于晶晶伤过,所以把女人看成是敌人,觉得和她们的斗争没有休止之日,哪怕是相爱的一对,也想要对方付出,因为我深知在爱情里,最爱的那一方永远是输家,付出少的那一方,往往就是能够控制这段感情关系的一方,我不想付出太多,却要对方付出更多,因为害怕再次受到了伤害。..cop> 包括贺芷灵也是,她被感情伤害过,不敢投入感情太多,怕再次受伤。

   也许,我们在面对感情方面,太自私,付出太少,亦步亦趋,小心翼翼,心理还不够强大,所以,我们的感情显得十分的脆弱。

   尤其是现在这样子,虽然有过实际关系,但却没有互相表白定下来说是情侣,可以说,是想散就散。

   只是哪怕是定下来,假如我们关系不稳固,一样能容易分开。

   我告诉了柳智慧我们两个因为被爱情伤害过,所以才会出现这样子的情况,我向她请教,该怎么处理。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你们面对感情,都不自信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是不自信,她是自信过头了,她相信她永远不会被甩被背叛,可是她也没想到,她也会有被人背叛的那一天。伤过的心,很难修复,那道伤疤,永远在那里,时刻提醒着自己曾经受过的伤害,一旦想起便会痛。你说,该怎么办啊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你们想要跨越这道坎,很难,你们的心病其实并不难治,只要你们互相不要去猜测对方那么多,担心对方对自己不忠,放心去爱,勇敢去爱,去付出,走下去,能爱,就能承受得住任何爱的伤害,没人敢保证自己的爱人永远会爱自己,人心会变,爱也会变。今天很爱,明天可能会不爱。”

   我点头,承认她说的十分的有道理。

   的确如此,没人敢保证自己的爱人永远会爱自己,这一刻爱,下一刻未必,今天爱,明天未必。

   今年爱,明年未必。

   这时候爱,将来未必。

   年轻时爱,岁月流逝之后,变了样子,未必。

   所以,冰冰的那句话说的真的很好,面对杂志采访时,谈到她的小十六岁男朋友,她说,我已经足够强大,强大到能掌控自己的感情,不惧失败。到今天,我承担得起这样一段恋爱所有可能的各种结果。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试一试呢?

   我想我和贺芷灵,都应该可以变得更加强大,承受得起这段恋爱带来的任何结果。

   估计贺芷灵是可以的,我可能还不行。

   如果将来她离开我,投入别人怀抱,我会心疼致死。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你们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阶级等级的落差。你们看起来都很勇敢,也只是看起来勇敢而已。两个人付出都不够多,你们之间有着金钱,和阶级之间的巨大落差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,那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两个人,互相向对方的生活靠拢,找一个中间的平衡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让她来过我的平凡生活?恐怕她不愿意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那你就去陪她过她要过的生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我哪有那么多钱啊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如果彼此都不愿意向对方迈出去这一步,到对方的生活层次去,那我看你们这之间的差距,很难跨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,包括家庭这一道,也难啊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这不难,最难的是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两点。还有,你们彼此之间,也没有一个足够的信任度,所以你们的关系,会若即若离。你不相信她,她不相信你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她就没有打算把我当成永久的男朋友来看,我怎么相信她。”

   柳智慧真是个神一般存在的人物啊。

   她和贺芷灵,还有程澄澄,包括黑珍珠,这些人的智商,完碾压我这种平凡人,是我所永远不敢企及的高度。

   而且她们所表现出的智商,是呈现在不同的方面,不同的领域。

   柳智慧的心理学,心理控制,读心术,程澄澄的斜教控制,黑珍珠对手下混黑的,还有包括军人,的控制,而贺芷灵,则是在心计计谋计策战略手段方面,达到了其智近妖的程度。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你们只能慢慢的相处,慢慢的磨平自己的棱角,找出两个人最佳相处的平衡点,才能处下去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如果她不去磨平她的棱角呢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那你就去磨平你自己,如果你觉得为她做这些事,是快乐的幸福的,你的付出你觉得很值得,那你们还会愉快的相处下去。假如你觉得为她做这些事,是改变了自己,为她而忍耐,忍让,你的付出你觉得是自己吃亏的情况下去忍耐,当这些忍耐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你就会爆发出来,你们之间的矛盾,还会继续。”

   这倒是。

   我见过倒插门的男人,他们有的人每天活得很痛苦,觉得处处受制,忍受很大的委屈。

   有的人则是每天虽然也是被管制,但他们依旧很幸福,很快乐,这是心态使然,并不会因为自己身份地位低自己老婆而会觉得痛苦。

   不过这说的是别人,柳智慧说的是我们,她就是在问我,能不能忍受忍耐贺芷灵的各种让我不爽的行为和相处方式。

   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和她好好相处下去,能相处多久。你觉得呢。”

   柳智慧说道:“你们要想处下去,你要改变自己,她也要改变自己,为对方付出更多,更包容,更理解对方。”

   贺芷灵,能包容我,理解我吗?

   她愿意为我改变自己?

   我想,她不太可能改变得了,她的性格脾气就是那样子的了。

   那只能我去改变,去包容她,可我那真的是包容吗?我大多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在忍受她的种种行为。

   好吧,我不去想那么多了,该做好自己做的事就好,至于未来,谁知道。

Tags: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