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7_a2056

听到沈文君的话,叶南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看着她,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“叶南天,可别给我胡思乱想,我这可是在为们老叶家着想,让们早点开枝散叶。”沈文君又接着警告一句道,“如果敢乱来的话,我就这么给咔嚓掉。”

说话的时候,沈文君还比划出一个剪刀手。

吓的叶南天紧了紧腿,感觉到一股阴嗖嗖的凉风漫过。

……

“修炼的怎么样了?”

等人都离开之后,叶宇笑着问关悦茹。

“很怪异,那些灵气在身体内乱串,弄的暖洋洋的,特别舒服。”关悦茹羞涩的说。

“恩。”

叶宇点点头道:“有什么不懂的再给我打电话,我要去县城跟他们汇合,然后一起去省城。”

“主意安全。”

关悦茹不舍道。

冷冻女子的淡雅生活

来了一番现场版的吻别,叶宇才开车扬长而去。

途中他又打电话安排了一圈,把关悦茹任职生味粉和馨美产品运营总监的事情说了一遍,让他们接头,这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。

跟刘却他们汇合之后没有任何的耽搁,叶宇开车直奔省城而去。

冉瑞和钟建雷在那边接着,见到叶宇他们握手寒暄,轮到刘却的时候,钟建雷愣了一下,叶宇急忙解释道:“师兄,他叫刘却,是我徒弟。”

“师伯好。”

刘却恭敬的说。

自从拜叶宇为师之后,刘却的生活可谓是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,从一个名不经传,靠着黑心赚取老农民的血汗钱,摇身一变,成了县医院极为出名的主治医师。

这一切,都是拜叶宇所赐。

他感恩叶宇,那天又听说叶宇师从华平之后,刘却内心的感恩更盛。

毕竟华平这位中医泰斗的名号可是响彻整个华夏国,刘却在震撼的同时,对叶宇更加的敬佩。

现在见到了叶宇的师兄,自己的师伯,如果不是场合不对,刘却甚至都想跪下叩拜了。

“好,好。”

钟建雷欣慰的道:“年纪轻轻就已经名动一方了,以后华夏国的中医还要靠们这些年轻人来传承下去了。”

“师伯严重了,我也不过是沾了师父的光。”

刘却谦虚的说。

倒是闫瑞,在旁边拉了一下叶宇的衣袖,示意他到旁边说话。

叶宇冲着钟建雷投过去一个歉意的眼神,然后跟着闫瑞来到一旁,就听到闫瑞急切的问:“叶前辈,我的身体好像出乱子了。”

“出乱子?什么乱子?”叶宇一愣,反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就是总感觉身体内有一股子气在乱串,而且我的力气也变大了很多,那次生气,我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,结果就把桌子拍烂了,是前辈,能帮我看看吗?”

听到这话,叶宇心中就有谱了。

这是闫瑞踏入修炼的门槛所致了,那次在云海山脉的陷阱内把闫瑞救出来,叶宇就感觉到她已经到达了练气第一层,当时不太了解闫瑞,所以叶宇并没有开口提醒。

从钟建雷那里他了解闫瑞的人品性格,再加上叶宇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,他觉得应该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,只有这样,才能够在未来某一个时刻去跟沈家抗衡。

否则,真的会如同沈志永所说,报仇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所以在闫瑞说完这些话之后,叶宇就一脸严肃的问:“闫瑞,愿不愿意做我徒弟?”

“啊?”闫瑞已经,呆呆的看了叶宇好一会,才摇摇头说:“叶前辈,不好意思,我是医疗小组……”

不等闫瑞把话说完,叶宇就打断她道:“体内游走的气是灵气,属于修炼一脉,我能够帮治好,并且能够让获得失传已久的祝由术,只要肯拜师。”

“说什么?祝由术?那种神乎其神的中医真的存在?”

闫瑞再次被震惊到了。

不过很快她就想到了那天自己被救下之后,叶宇在车内跟她说的一切,如果遇到奇怪的现象,不要惊慌,给他打电话就好。

也正是因为有了那句话,所以在今天见到叶宇之后,她就把对方拉到一旁询问。

难道那种气和祝由术有关?

“存在,这一点可以向我的师兄考证,他曾经亲眼见过我施展祝由术。”叶宇指了在一旁跟刘却他们聊天的钟建雷说。

钟建雷是名动一方的神医,他肯定不会说假话。

叶宇敢找他作证,那就不会有假,他肯定懂得祝由术。

不就是拜师吗?大不了脱离医疗小组,反正这一辈子我就跟中医杠上了,能多学一点就能够拯救更多的人。

想通之后,闫瑞盯着叶宇说:“叶前辈,让我拜师也行,但我想跟打一个赌。”

“打赌?”

“对,如果能够让我学会祝由术,我就正式行驶拜师礼,以后见面喊师父,否则的话,咱们只是老师跟学生的关系,并不存在师徒关系。敢不敢赌?”

“呵呵。”

叶宇笑了起来。

这是打赌吗?这摆明了在坑自己啊。

不管是输是赢,貌似最后获利的都是闫瑞啊。

不过考虑到闫瑞的品行,叶宇并没有计较那么多,点点头道:“可以,我先帮把身体梳理一遍,然后教给一些口诀,回头修炼一下。”

“啊!”

闫瑞再次一惊,提出刚刚那个赌约之后她就已经后悔了。

毕竟那就是一个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赌约,她没想到叶宇答应的那么爽快,难道他真的能够把祝由术传给自己?

“啊什么啊?认真点,我现在就开始教口诀。”

叶宇拍了一下闫瑞,然后抓起她的手腕,开口道:“闭目凝神,气运丹田……”

一边教导闫瑞,叶宇还一边辅佐她进行灵气的调动,让她能够把身体内的灵气运转一个周天,这样她才算是真正窥窥探到修炼的大门,迈入练气第一层。

“这,这,我的身体,身体内,怎么有一个气流漩涡啊?”

在叶宇帮她梳理完体内灵气之后,闫瑞不可思议的问。

“那个就是灵气,汇聚在的丹田。形成一个漩涡,让迈入练气第一层的门槛。”叶宇淡然一笑解释道:“之所以在愤怒之下拍碎了一张桌子,正是因为体内的这种灵气。别的不说,现在的力量都堪比一些特种部队出身的士兵了。如果运用得当的话,三五个普通大汉都很难近的身。”

听到叶宇的解释,闫瑞长大了嘴巴,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开什么玩笑?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,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呢?

可是结合自己这几天的窘态,她不得不相信叶宇所说的话。

“师父在上,请受弟子一拜。”

闫瑞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自己是遇到了高人,也不管有没有学到祝由术了,直接跪倒在地上,给叶宇行驶拜师礼。

叶宇心安理得的接受,然后才扶起闫瑞道:“按照我教给的口诀,每天至少让灵气在自己身体内运转一个周天,这样久而久之,的灵气才会增加,修为才能够提升。”

“等能够自由运用体内的灵气时,祝由术也就自然而然的学会了。”叶宇笑着说:“咱们华夏国那么多中医却极少有人能够施展出来祝由术,并不是祝由术有多难,而是修炼的门槛太高。”

“随着经济的发展,实力的提升,环境被破坏的越来越重,灵气也越来越稀薄,咱们普通人已经很少再具备灵气了,所以祝由术也就慢慢的失传了。”

“还有两天中外医术交流就开始了,到时候我希望能够完美的运转体内灵气,让那些泡菜国的棒子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华夏中医。”

“师父放心,我一定认真演习。”

闫瑞恭敬的说道,不过在说完之后,她又偷偷的瞧了一眼刘却。

之前她还有些瞧不起刘却,毕竟刘却没有高学历,也没有名师指点,还有他太年轻了,即便是有家传的医术,也很难在中外医术交流上大放光彩。

不过在听到叶宇讲解的祝由术之后,她立刻就收起了那份轻视之心。

一个懂得祝由术的中医,想不出彩都难。

叶宇似乎读懂了闫瑞的心思,摇摇头说:“的师兄并没有修炼,他只是一个纯粹的中医。”

“师父,为什么不教他修炼啊?”闫瑞纳闷的问。

凭借叶宇的本事,轻轻的把下脉就让自己体内蕴含了灵气,又怎么可能不教给刘却呢?

“这一切都是运气使然,是因为在云海山脉被雷劈过,所以体内蕴含了灵气,促使踏入修炼的门槛,这是的运气,刘却却没有。”

叶宇解释道:“不过放心,他的医术尽得我的真传,赢下泡菜国的那些棒槌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“这我就放心了,咱们的胜率又能够提升一些。”

“闫瑞,这是师伯。”两人聊完之后,叶宇就带着闫瑞来见钟建雷说:“我跟钟师兄师承华平老爷子,按着辈分来说,他就是的师伯,以后我不在省城的时候,遇到什么麻烦事,都可以找师伯。”

Tags: .